九年后再次专访英国跳水传奇汤姆戴利

 

(赵雪湄)英国奥委会官宣由12名运动员组成的跳水队将奔赴东京参加奥运会。提起英国的跳水项目,人们首先会想到的是汤姆戴利。他14岁就代表英国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在之后的伦敦和里约2届奥运会上拿到了铜牌。还顶着2个世界冠军的头衔。
 
发布会结束后,我时隔九年再度专访了这位昔日跳水神童,如今英国跳水队的领军人:汤姆.戴利。
 
我先发制人地客套一下:“汤姆早啊,还记得我吗”?他立刻回答:“好面熟哇,咱们是在里约见的吧”?我一听就断定了,得,他不仅全把我忘了,还从当年那个单纯阳光大男孩儿,变成了个逢场作戏的社会人儿。我翻出事先准备好的几张当年的采访照,才触动了戴利的记忆神经,他恍然大悟地说:“啊,这是好多年前啦,我把你拉到我的跳水台上做的采访,哈哈,我想起来了”。
那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我不远几百里从伦敦到他普利茅斯的游泳训练馆去专访他。当时他把我领到一个三米跳台旁,自己噌噌噌猴子一样轻盈地登梯上台,我纳闷儿:怎么着,先练会儿再聊么?没想到他一转身把手伸向我说:“到这上面来采访好吗”?满怀好奇心的我哪有拒绝的道理,径直走向立陡的铁梯。可我早上赶火车出门急没来得及换,穿一双高跟拖鞋,上不去哇。还是18岁的小戴利把我直接扽上去的,我记得他力大无穷,手也超大,把我拽上去之后,他笑着摆了个跳水的Pose——雪白的牙,人鱼线,灿烂的笑容,晃动的蓝水花儿……
 
一晃9年过去 …… 9年能改变一个人到多少? 此刻,望着坐在zoom那一端的同一个汤姆戴利, 我突然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感觉 ,这世界变化快呀……
听戴利那口气,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个老得掉渣的运动员:“嗯,这是我第4次参加奥运会……在我跳水的20年生涯里……我是英国跳水队最老的选手”……他说的都是真的;可他也不过才27岁。我在想,天天大头朝下扎了20年猛子的人一定不容易脑震荡。
 
于是,我与这位即将成为奥运会四朝元老的跳水传奇继续展开对话……我想问问他的家人如何,这次跟他一起去东京观赛吗?问侯完她的妈妈和弟弟(当年采访完戴利,是她们送我到火车站),我又接着问,却突然断片儿卡壳了,众所周知戴利与同性伴侣达斯汀·兰斯·布莱克结婚,并通过代孕生有一子如今三岁。打从2017年他们的婚礼后,我便没有再报道过戴利,并且慨叹世事难料,记得当年跳台上的小戴利还说过:“好多女孩儿给我写信……我也许有可能娶一位中国女孩儿结婚呐”……我想问问达斯汀是否会去东京观赛助阵,可又记不得他的名字并且搞不清他俩在婚姻中的角色,如果说中文还好办,我可以问:你的爱人(你那位,你那口子等等),英文我想起了spouse这个词,可又觉得过于严肃了。时不我待,zoom那边的戴利在等我,反正达斯汀是个男的又比戴利高大年长,我脱口而出your husband(事后查阅,蒙对了),以上心里全过程用时2秒钟。
 
戴利表示,这次由于严格的疫情管控,他的家人都无法去东京,他们将通过电视观看他的比赛:“过去这18个月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巨大挑战,也习惯了应对各种变化和困难。去年泳池关闭整整4个月,我们就通过zoom沟通,在客厅里进行训练,沙发垫被用来做防撞垫,总之发挥创造力做了很多以前从未想象过的事情……”
 
我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在跳台上说起比赛时的对手,小戴利从牙缝里挤出2个字:邱波。如今他对于比赛的态度温和了许多:”家里人特别是儿子通过电视能看到自己比赛,这让我激动甚至不知所措。跳水曾经是我身份的象征,是我唯一的标签。而现在跳水对我而言依然非常重要,但生活中我还有别的重要的事情,现在我首先是父亲和丈夫。拿金牌是每个运动员的梦想,我会全力以赴,但我要享受比赛……”
穿越般想起了打斯诺克的丁俊晖。
 
戴利还说了很多,我也采访了英国队其他几位跳水选手,请他们聊聊自己眼中的汤姆,以后会再撰文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