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中国00后三宝:抖音、小红书、网游

五月在中國被稱爲“紅五月”,因爲有五一勞動節、五四青年節,還有1925年的五卅慘案。本周三是中国的五四青年节,也是五四运动103周年。当年中国学生追求民主与科学,也就是“德先生”与“赛先生”的理想,中国官媒却很少提起。当代中国年轻人是怎么看待“五四”的?中国式的防疫政策又反映了德先生与赛先生在神州大地什么样的处境?

五四运动迈向第二个百年了,据央视报导,习近平在五四前夕走访中国人民大学时提出:“立足新时代、新征程,中国青年的奋斗目标和前行方向,归结到一点就是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

思政课仿佛无处不在,对一些中国“00后”(2000年后出生的人)来说,五月四日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疫情当前难出游,在“小红书种草、抖音直播赚饱、网络游戏玩到早”,则是放假日常。百年前的五四运动只是教科书里的一页教材。

当然,也还是有人思考五四运动对当代中国的启示的,且没有被单一思想体系牵着鼻子走。

其實最近十幾年來,有不少有心人對五四運動做了真實誠懇的回顧與評論。所謂的五四運動,並不是從一九一九年開始的,而是從十九世紀自西方引進新思想開始的。那時中國雖富但不強,屢屢敗於西方強國。從引進西方先進的科學,到引進西方先進的文化,直到引進西方先進的思想和政治制度。它的兩個高潮,就是辛亥革命和五四運動。

辛亥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地得到全國的支持,說明它不是偶然的。而是中國人已經接受了科學與民主的思想,拋棄了兩千多年傳統的帝制思想,成了除西方以外的第一個民主政權。遺憾的是,在這樣大的國家中建立民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在新的體制還處於脆弱的蛻殼期,遭到了西方國家集體的侮辱。

作爲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中國居然像戰敗國一樣割地賠款。在戰爭中出工不出力的日本,居然獲得了戰敗國在中國的殖民地青島。這個巨大的侮辱和列強的不公平,激起了中國人極大的憤怒。如果是皇帝專制時代,老百姓渾渾噩噩,割地再正常不過了,幾千年來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

可是已經接受了新思想新文化的現代中國人,已經不能接受這樣的不公平和侮辱了。處於蛻殼期虛弱的不敢得罪列強的北洋政府,就成爲人們痛恨的對象。這就是五四運動爆發的社會思想基礎。當然,崇拜西方也不敢得罪西方的知識界,就只能得罪中國政府,而不敢得罪他們自己崇拜吹捧的列強。

這些西方的好學生們,幾十年後總結五四運動總是說;之所以失敗是救亡壓倒了民主。這詭辯真是爐火純青。難道被侮辱了就不該發聲嗎?難道北洋政府沒有據理力爭嗎?試想,如果當時的救亡運動目標對準列強的不公平;如果不是去火燒趙家樓,而是強烈要求廢除列強的不平等條約,收回列強的非法在華利益。有沒有可能改變列強的不公平態度呢?二次大戰後的法國和波蘭等國就做到了,法國和波蘭對二戰的貢獻不比北洋政府多,二戰時的法國也不比當時一戰時的中國強。

北洋政府已經失去了民心,不甘寂寞的新文化促使下,爆發了孫中山的第二次革命。再次遺憾的是,列強不喜歡維護中國權利的國民政府,更喜歡維護不平等條約的北洋政府。沒有人支持孫中山的民主革命。倒是蘇聯看到了機會,給予國民政府大力支持;同時夾帶私貨,藉機壯大了共產黨的實力,爲今後的中國埋下了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