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隔離巴士釀27死 學者批這次絕不是簡單的交通事故

接載需隔離人員的車輛在貴陽發生車禍,副市長致歉。(網上圖片)

中國貴州一輛隔離人員轉運車昨天發生翻覆造成27人死亡。官方雖向全社會道歉,但學者批評這次絕不是簡單的交通事故,很多城市防控都有大量的違法違規行為,清零亂象反導致生命損失。

貴陽市副市長林剛表示,涉事的車輛當時是接送需要接受隔離的人員,向全社會道歉。林剛表示,這次重大交通事故為民眾生命安全帶來巨大損失,感到無比沉痛和自責,代表市委、市政府對所有遇難人員表示沉痛哀悼,向家屬、傷者表示深切慰問,並向全社會作出誠懇道歉。

18日淩晨,一輛載有47人的隔離轉運車在黔南州三荔高速發生側翻事故,造成27人死亡,20人受傷,其中45人為社區涉疫居民,原預定從貴陽市雲巖區前往黔南州荔波縣隔離酒店,晚間貴陽市政府召開記者會,除向遇難市民默哀,並向全社會道歉,但並未說明事故原因。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聶日明18日晚間撰文表示,這起事件絕非簡單的交通事故,包括違反夜間行駛規定,以及駕駛著全套防護服、頭戴隔離罩,必然會造成駕駛不舒服;另指向中央清零導致地方政府大量違規,社會亂象頻出。

聶日明表示,比如在長春、上海的靜默期間,要求全市人口居家不准出門,為了保證居家隔離的效果,傳出焊死大門或鐵絲網隔離的行為,或在主道路上設置路障封堵交通,以及在小區投擲對人體有害的消毒片,並在門診、急診就醫之前設置核酸或健康碼的要求等。

他指出,當人們的生活習慣一旦被打破而沒有充分的救濟手段,就會產生災難,中國疫情防控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原則,但大規模異地轉運隔離政策、限時要求社會面清零帶來的亂象,嚴重的違背了這個原則。

他說,將高風險人群大規模轉運到異地是西安市開的頭,今年以來,杭州、天津、上海等陸續實施過類似的政策。轉運具有強制性,轉運到異地,隔離條件參差不齊,自然是天怒人怨。

而貴州山多、路險,一直以來是長途客車夜間行駛治理最為嚴格的地區,所有客運車輛凌晨2時至5時一律不得運行。這個時間點在高速公路上本不應該出現長途巴士。問題是,為什麼這條嚴格執行的政策,牽涉涉疫人員轉運就失效了?

順著這條線追溯,他說可以發現,貴陽市疫情防控,連續突破違反從中央到貴州、貴陽本地常規的道路運輸安全管理要求,安排在夜間轉運涉疫人員,疫情防控明顯高於其它安全管理政策,這是事故的源頭。

聶日明指出,貴陽轉運客車側翻事故不是個案,很多城市的疫情防控時,都有大量的違法違規行為,區別僅在於其它城市還沒有發生事故。貴陽在夜裡轉運涉疫人員也不是第一例,但違法違規的事情做多了,總會有一個城市發生事故。

他強調,疫情防控必須納入到法治的軌道上,不能以防控為名,衝擊其它領域的運行秩序和約束。

貴陽市政府道歉但無法平息民意反彈,大量網友在社群媒體留言要求給個交待,表示道歉無法讓逝者活過來,為何凌晨2時禁行還能拉到數百公里外隔離?中間有沒有利益關係?是誰做的決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