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付出多少的生命,才能改變僵化的決策?

上海疫情燒 美國商會稱約8成美企受影響

作者:桑雨

中國抗疫模範城市上海終於也發生了醫院急診關停,病人因未能獲得及時救治而死亡的慘劇。 3月23日夜裡,上海市東方醫院護士周盛妮突發哮喘,就近前往自己工作單位救助,但因疫情中該院急診關停,周護士前往近10公里外浦東唯一有急診的仁濟醫院救治,最終因耽誤太久病發身亡,終年49歲。這則消息在牆內廣泛傳播並引發民眾對現行清零政策中的諸多反科學反人性現象的強烈憤怒。而這種憤怒正在全中國被封閉的小區內蔓延。

上海護士的悲劇絕不是這座現代化城市的個例,網友@王毅之日前替上海市嘉定區朋友發出求救信號,他發微博說: “我的同事,好兄弟,是重症尿毒症患者, 依靠每兩天一次的透析維持生命。目前被隔離在嘉定。已經四天不能透析,沒有醫院接收黃碼。現在人已經開始劇烈抽搐,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我的好兄弟就要離開我們了嗎?我真想衝到嘉定,衝進小區,接他出來。但是又有什麼用呢,依然沒有醫院接收黃碼,連政府街道都沒有辦法,感慨人微言輕。我們抗疫第三年了,上海自詡抗議優等生,我的兄弟會成為推誘扯皮的犧牲品嗎? 他第一份工作,我是他的帶教老師,他的孩子早產出生,我和他坐着120一路狂奔轉院;我創業他第一時間豁出身家和我 一起拼搏,我創業遇到困難,他和我一起背債;多少次喜樂悲憂,太多的瞬間,一幕幕進發在我眼前。我是理性的人,我相信政府但已經不忍多想更多。 請給我兄弟一條生路!”

3月17,深圳南山區城中村發現有人因小區封閉被餓死,而這個小區沒有一個陽性病例,居民卻被關了二十多天,即使知道裡面有人餓死了也不解封,結果引發村民暴動。

網友@雪花發帖說:深圳跟其他城市有很大不同,這裡很多無根無基沒有親朋好友孤身一人在此打工,收入不好沒有抗風險能力,一旦停擺會迅速陷入困境。

現在許多基層管理者把清零抗疫當政績來做,把人民群眾當犯人來管理,自己確是絲毫不用承擔責任的獄卒,即使獄卒還是要對犯人的人身安全承擔責任的,誰聽說過典獄長把犯人餓死的?大面積的聚集式核酸檢測,過度封閉小區,不禁令人懷疑反科學清零政策,其目的到底是什麼。難道是為了把中國變成一座監獄?死扛清零政策造成民不聊生,企業大面積倒閉,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面臨的已經不是什麼脫貧返貧問題,而是切實的生存危機。

中國宏觀經濟分析師@劉海影發微博說:“在西方國家,奧米克戎死亡率已經低於普通流感,中國也有醫生指出 ,其癥狀輕於流感,疫苗、特效藥與事實上的全民免疫,已經讓西方各國基本上過渡到正常生活,對他們來說,疫情已經過去, 但在中國卻是另番景象; 過多的醫療資源被投入到疫情防治中,其中包含大量的輕症、無癥狀者,而醫療資源是有限的,這意昧着別的疾病得到的資源降低到不應該的程度。2020年中國新冠死亡人數為4634人,2021年中國新冠死亡人數僅為2人,然而,這兩年的總死亡人數分別為1036萬與1014萬人,遠高於2019年的998萬人,也高於此前的趨勢線。按照趨勢線,每年死亡人數大約增加4萬,2020-2021年死亡人數應該合計增加 12萬,但實際上增加了52萬人,超額死亡40萬人。 一個14億人的國度,每年車禍死亡人數超過6萬、癌症死亡人數超過300萬,死亡人數常年接近1000萬人,但似乎新冠死亡者比人數2000倍於此的其他病因死亡者更加寶貴。

生命損失之外是經濟損失。封城2周,該城當月損失約32%的GDP。 有人說,即使如此,我國經濟增長不是全球最好的嗎?這還真不一定 。中國2020-2022年三年平均經濟增速大約5.1%, 下滑9%;而疫情鬧得最重的美國 ,這三年平均增速大約2.1%, 下滑了0.2%, 還真不好說疫情衝擊的中國經濟表現就好於美國。更重要的是,抗疫的經濟代價幾乎100%地都是由民間承擔,無數個家庭與千萬個小微企業,各自書寫下無數個汗與淚的故事,只不過沒有發表的地方。

默默忍受的人民,或許是我們抗yi制度優越性最紮實的基礎。而西方國家的抗vi措施需要麻煩地取得居民的認可(至少是不反抗),還需要承擔抗疫措施導致的失業、破產等的代價,以至於白宮增加了數萬億美元計的纖 困資金,直接發放到居民與企業手中。 中國不需要。假設痛苦不由你承受,你自然願意(讓別人)堅持,這個你,我是指相關部委。

在全球別國幾乎都大範圍自然免疫的情況下,只要中國要需要與各國交往交流,就不可能維持清零狀態。而每 一次輸入或者爆發之後的清零,都是社會、經濟與人民漫漫流血的過程。

詩人說,凡是不可持續的,都會過去

我覺得病毒不會過去,他們在地球生存的時間萬倍於人類文明;但抗疫措施會―只是不知道,這樣的過去,是 由於特效藥的發明、領導人的英明決策還是無奈放棄?

什麼是正確的,我們無人可以妄稱自己明白,但按照自己的心靈與頭腦發出聲音,卻是找到正確答案的唯一道 路,像現在這樣統一認識的真理在握,卻是最粗暴的妄稱。”